论佛教唯识学认识论中的主体意识 - 中欧社会论坛 - China Europa Forum

论佛教唯识学认识论中的主体意识

王健

《世界宗教研究》,1998年第3期,pp.59-64

唯识学所建立的重视主体意识的反观与整合的认识论是人类思维的重要成果。它的产生与中观学派的认识有着重要联系。唯识学在强调精神因素决定事物意义的前提下突出了人的主体地位;另外,它所论述的主体因素对认识过程及认识结果的影响,以及以阿赖耶识为中心的认知结构,都与现代认识论有某些相同之处。这不仅可以为建立完整的现代认识论提供借鉴,也说明人类的智慧在很多方面是相通的。

唯识学的认识论在佛教哲学思想体系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在关注人的存在价值的宗旨下,它既是佛教认识论发展的最高成就,又是通往以涅槃为目的的意义世界的途径。从学术性状上看,唯识学主要指印度佛教瑜伽行派以及后来传至中国的唯识宗的思想。唯识学的认识论与大乘中观学派有着某些理论联系。中观学派以认识论组织学说体系,为唯识学的认识论奠定了一条学理的线路。

唯识学派在总结以往佛学、特别是中观学派的基础上,提出了三项思想基本原则,即“遍计所执性”、“依他起性”、“圆成实性”。三项原则的中心是“依他起性”。唯识学肯定“内识有”,不仅纠正了中观学派的“恶趣空”,而且也将佛教认识论中的主体意识推到了极致。在功能与结构的互动过程中,唯识学阐明了人对世间与出世间价值选择的两种可能。

唯识学认识论的主体意识大致相当于现代认识论中的主体性。 在功能上,唯识学认为,同认识主体发生联系的认识对象与不依赖于主体而转移的纯粹客观存在不同。唯识学所阐述的认识对象是在意识中建构起来的对象,唯识学把认识过程作为心理、生理、物理相互作用的统一过程来考察,强调从主体认识的能动方面去把握和理解认识对象,包含着一些现代认识意义的合理因素,这对总结人类的思维规律、认识共性以及发展现代认识论会有一定的积极作用。

唯识学认识论的主体意识,除功能外,还有对“八识三类”认知结构的论述。阿赖耶识、末那识、了别识三类能变识是相互作用的。积累的经验与经验所显现的现象二者互为因果,联翩不断,在联翩不断的流转中,蕴含着向意义世界即涅槃境界转化的极大可能。由认识论引向意义世界,强调主体意识,将选择价值的权力交给自己,这既是佛教哲学的根本指向,也是唯识学主体意识的最终目的。

另外,唯识学的认知构图与现代认识论中的主体结构要素的相似之处也应该引起注意。唯识学对于认识发生中“根”的细致分析,虽然由于古代自然科学水平的限制,没从生理机制上为认识发生提供证据,但它已经猜测性地触及了主体认识的生理功能问题。唯识学的第七识对世间万物的执著即“法有”的心理活动,是基于人的自我生存、自我保护等本能设立的,由于它的执著和贪爱使第八识中的种子成染污,从而使人不断轮回流转不得解脱。这是从宗教目的论的角度涉及到认识结构中的心理驱动力问题。唯识学将第八识作为整个认识结构以及创造认识对象的“根本识”,猜测性地涉及到了认识结构的核心——知识要素的问题,但唯识学的种子中包含了情绪、情感等非理性因素,这又含糊了理性方面的界限。

唯识学主体认知结构中,蕴含了一些具有现代认识意义的合理因素。尽管它的叙述在许多方面是猜测的、直观的,有些方面甚至暖昧不清,但是为了建构完整的现代认识论,还是应该对其采取科学的、历史的态度。因为任何优秀的人类精神遗产都是不能忽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