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的重构 - 中欧社会论坛 - China Europa Forum

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的重构

乐黛云

《文史哲》,2008年第3期, pp. 105-109

一、西方对当前文化危机的认识

近世以来,西方文化始终处于强势地位,西方今天的文化自觉首先表现在审视自己文化发展中的弱点和危机。许多先进的西方知识分子提出人类需要的不是一个单极统治的帝国世界,而是一个多极均势的“社会世界”,一个文明开化、多元发展的联盟。要达到这个目的,人类精神需要发生一次“人类心灵内在性的巨大提升”。

为了突破危机,追求“人类心灵内在性的巨大提升”,西方的思考者大致从三方面来突破现状。首先,是返回自身文化的源头,审视历史,重新认识自己,寻找新的出发点。第二,不仅是作为参照,还要从非西方文化中吸收新的内容。另外,改变殖民心态,自省过去的西方中心论,理顺自己对非西方文化排斥、轻视的心理。

二、中国需要真诚的文化自觉

费孝通先生认为中国的文化自觉首先是要对自己的文化有自知之明,因为文化自觉的根本目的是为了加强文化转型的自主能力,取得适应新环境、新时代文化选择的自主地位。文化自觉应包含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方向,也就是说从传统和创造的结合中去看待未来。

三、中国传统文化对化解文化冲突可能作出的贡献

文化自觉,最重要的就是改变过去一味封闭地崇尚“国粹”,转而从当前世界文化发展的需要出发,来审视丰富的文化资源,特别是研究在当前的文化冲突中,中国文化究竟能作出何种贡献。

1.不确定性与“在混沌中生成”的宇宙观。从中国的宇宙观出发,最重要的就不是拘泥于人们以为是“已定的”,其实仍在不断变化的“确定性”,而是去研究当下的、即时的、能有效解决问题的、从现实当中涌现出来的各种可能性。其实,随着主体视角和参照系的改变,客观世界也呈现着不同的面貌,甚至主体对本身的新的认识也要依靠从“他者”的重新认识和互动来把握。

2.与西方不同的多种思维方式:(1) 执两用中,一分为三。(2) 五行相生相克。(3)“反者道之动”。(4)“负”的思维方式。

3. 人与社会的关系。西方对个人权利、自由意志的强调已发展到极端,但人只能镶嵌在与他人的关系中才能生存。儒家认为作为人类社群的“民”是天下国家的根本。

总之,在全球化的今天,如果我们追求的是一个均衡发展的多元文化的世界,我们就应该有更深刻的文化自觉,同时对世界各地的文化更加了解,对于他种文化对中国文化的描述,也要更加了解。只有充分把握自己文化的特点,对之加以现代思想的创造性诠释,并增强对他种文化的理解和宽容,才能促成各民族文化的多元共存,相互对话沟通,形成全球性的文化多元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