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底层的革命——从龙港农民城看温州模式城市化中的市民社会成长 - 中欧社会论坛 - China Europa Forum

来自底层的革命——从龙港农民城看温州模式城市化中的市民社会成长

朱康对

2003年第6期

《战略与管理》

Abstract:

在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渐进式的制度变迁过程中,温州的发展道路以其彻底的民营化和市场化的特征引起了人们的普遍关注,并被称为“温州模式”。对于温州模式 的研究,人们多是着眼于区域经济发展和经济制度变迁的角度进行解释,而较少从社会政治转型的角度进行深入的分析。为了考察温州模式对于我国社会政治转型的意义,本文借用市民社会(Civil Society )解释模式,选择龙港农民城为样本,从国家和社会关系互动的角度,观察龙港城市化进程中民间社会力量的成长。

龙港的农民为了解不开的城市情结,为了多年来做个城里人的梦,先富起来的人们开始蜂拥携款进城。到1984年12月31日,共有三省七县5000多户申请 到龙港建房落户,共计收到地价款近1000万元。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农民造城运动正式开始。如今龙港城区人口总数已达12万人。一条条街道纵横交叉,几十座20层以上的高楼拔地而起,俨然是一座象模象样的现代化小城。

龙港作为一座由具有“农民”身份的工商业者集资兴建的“城市”,在其城市化进程中,这些社会个体脱离了原来的村落共同体,而又不像中国其他城市的市民有着单位共同体可以依靠,因此,为了共同的利益,在社会博弈过程中就逐步形成代表其利益的社团组织。在中国供给主导型的制度环境和传统文化背景的双重制约下,龙港尽管存在着某些市民社会的萌芽,但是如果国家宏观的制度运行模式没有大的改变的话,这些市民社会的萌芽要成长为现代意义上的市民社会仍然十分艰难。近年来,在龙港的民间社会力量进一步成长的基础上,国家的行为也更趋理性化,它在继续加强对社会的集体行动控制,以减少非正常的社会摩擦成本的同时,也逐步放松了对具体社会事务的干预。

由于许多社会利益关系都存在一定排他性,任何一个政府都不可能代表所有人民的利益,但是它至少应当在社会各阶层的利益关系中维持适当的平衡。而要维持这种平衡,首先必须让各种利益诉求能够通过各种正常的渠道顺利地表达出来。立基于私有经济发展的龙港的市民社会成长,充分显示了新时期社团组织在城市社会现代化中的作用。但是我们也应当看到,社团组织的发展是非对称性的,尤其是其中的弱势群体,由于组织化程度太低,而无法有效地传达自己的利益诉求,从而在社会中处于十分不利的地位。因此,如果只有精英群体才能通过体制内的渠道结成利益共同体,而社会弱势群体因为无法 形成利益集团而无法有效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的话,他们将在社会博弈中处于更加不利的地位。长此以往,这种社会失衡将早迟威胁国家的稳定。因此,无论是从长远稳定的角度,还是从社会公正的角度,都应当消除各种社会成员尤其是其中弱势群体组织化的制度性障碍,疏通利益表达渠道。

This document in different languages